女畫師穿越戈壁“無人區”采礦石:傳承千年敦煌巖彩

 魏建軍 陳珊珊/文

圖為王亞玲講述她的“采礦”經歷。   魏建軍/攝

“傳承千年敦煌巖彩畫,是我生命的一部分。”在甘肅敦煌鳴沙山腳下的“畫家村”,王亞玲在其工作室,潛心研究自己熱愛的敦煌巖彩畫已有十余年。近年來,她還收了不少“好色之徒”教授巖彩畫技藝。

“巖彩畫”是指使用礦物顏料的繪畫,是一個既古老又現代的畫種。使用礦物顏料繪畫是中國古代繪畫的傳統,綿延千年的敦煌石窟壁畫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。

圖為王亞玲和丈夫采集整理出來的部分天然礦物顏料。   魏建軍/攝

2006年,王亞玲在一期重彩畫培訓班上接觸到了巖彩,從此,便瘋狂迷戀上了莫高窟壁畫渾然天成的色彩和飽滿豐富的形象。起初,她四處找尋買天然礦物顏料。后來,在繪制敦煌壁畫的過程中,發現好多化學顏料經不起歲月的考驗。為了深入探究古人巖彩畫技藝,她便和丈夫經常驅車在敦煌方圓幾百里的戈壁灘采集各色礦石。

“一個顏色的誕生,會付出很多心血。”王亞玲告訴記者,很多采集礦石的地方,“開車加徒步”幾小時,好多地方還需“手腳并用”爬一段。有時候會雇一些工人進去,因為采集的礦石很重,必須得背出來。他們進去的時候會把礦泉水或干糧塞在一路的巖石縫下面,出來歇息時,取出來補充體力。

圖為王亞玲作畫。   魏建軍/攝

天然礦顏用起來很好,但是采集十分艱辛,包括加工、研磨、漂洗的過程也是紛繁復雜。有些地方是“無人區”,還經常迷路,繞好幾個小時才能出山。冬天寒冷、夏天暴曬。有些礦坑洞口比較小,有些被風沙掩埋,隨時有塌陷的危險。

王亞玲說,采礦顏雖然“朝發夕至”,但無功而返的情況也時有發生。好多顏色的礦石堆在一起時,要取其中一種顏色,在用鏟子敲擊的同時,下面要用袋子“兜住”,不然掉落的粉末與其它顏色混在一起就沒法用了。“雖然帶著防塵口罩,但時間久了還是會嗆鼻。”有時候取出來的顏色風化了,也無法用,只能無功而返。

如今,王亞玲和丈夫已經挖掘整理出了五六十種天然礦物色。對她來說,看到天然礦顏的那種興奮別人無法體會。她也從臨摹莫高窟的經變畫開始,在巖彩畫中逐漸融入了現代風格。

王亞玲感慨道,從小生在敦煌,受莫高窟和壁畫的熏陶感染,“這種文化藝術已經滲透到骨子里面了。”每次進到洞窟,內心仍會為古人這種精湛的技藝和精神所感動。

近年來,王亞玲收了不少徒弟教授巖彩畫技藝。她認為,沿著古人的足跡行進,能夠把古人的這些技藝學到一點點,將其傳承、發揚光大,是當代以及本土的藝術工作者應該做的。

文章來源:中國新聞網 責任編輯:陳曉悅

相關閱讀:

熱點新聞

精彩專題

更多»

主管單位: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和旅游部主辦單位:中國文化傳媒集團

關于我們 | 網上讀報 | 網站地圖 | 廣告刊例 | 友情鏈接 | 聯系我們 | 本網聲明 | 版權聲明

京ICP證110609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0004 京網文[2010]0444-036 ISP許可證B2-20110081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12631

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93-5 禁止利用互聯網等從事違法行為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(010)63213130 63213114

? 2017 中國文化傳媒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内部透码保证香港版